律师策略之一——专利策略

2014-9-16 17:02:20 | 报道

专利,可以被申请人或发明人当作资质认证或职称认证的荣誉,也可以被用作申请高新技术企业认证的筹码,也可以作为交易的对价,但专利的本质是法定的垄断,这是我总结的专利四个用途。根据不同的用途,撰写过程中的重视程度和收费标准也不尽相同。

对于前三种用途,最重要的是量,其次是领域和主题必须跟目的相配,再次是授权的速度,因此如果告知代理机构是求证件的话,代理机构必以范围换取授权的速度。由于小范围的技术方案更容易具有专利三性(实用、新颖、创造)中的后二者,所以可以更快授权,但这不利于用作垄断工具用途。

本质用途的专利,如同建造长城,抵御竞争者。故长城约长、越宽、越没死角越好用,长城数量不重要,重要的是质。(分案制度的性质有时候会导致数量增加,但这只能算副作用)因此权利要求书必须尽可能的大范围而面面俱到,故将影响到专利授权的速度,因为可能需要更多的面对审查员对新颖性创造性的质疑,并因此作答。虽与上述三种用途的专利不至于背道而驰,但恐难兼顾。因此,有必要交代给代理机构,这项技术方案的申请目的。如果代理机构置若罔闻,南辕北辙,则应更换代理机构。

以下全部针对垄断工具目的下,对专利管理简发愚见。研发之前,技术部门就应与负责知识产权管理的部门(可能是法务部,可能是如律师所、专代所等顾问单位)沟通,告知其准备研发的技术方案大概内容,知识产权管理部门根据其提供的资料检索专利库,提供现有技术背景,防止重复研究,导致研发结果不能为己所用。

维权时的依据就是权力要求书记载的范围,由于关乎自身一条生产线的生死,即便是赔偿款项过低,但仍一定程度上构成重击,故竞争对手会尽力挑刺。因此研发之后,如有可能,对所有专利申请评估报告,官费的费用也不高。国家知识产权会对这个专利的撰写、新颖性、创造性等等内容作出一个评价,虽然不是终局结果,但也可以对自身专利权的稳定性有一定的了解,进而知彼知己。而且也可以通过评价报告了解到专利代理机构的水平,不认真的撰写,往往会被评价得不到说明书支持等,而非新创性等的硬伤,当然,没横向比较的话,那是不公平的,因为有一些技术方案难以下笔。

对于对手的产品,觉得好卖的,也可以由知识产权管理部门与技术部门沟通,查看是否专利产品,作出评价,并据此作出规避意见,或者根据评价意见,主动防御。所谓主动防御,通俗说就是没事找事,去请求宣告竞争对手的专利无效。如果成功打掉,无论如何“参考”对方产品上的相关技术,都不构成专利权侵权了。即使不主动出击,也可以心里有底,决定策略。如果评价发现对手专利根本站不住脚,也就可以生产了;当然,这种情况下,必须做好被竞争对手起诉侵权的准备,一旦被起诉,也就想不主动出击也要去被动迎战,请求宣告对手专利无效了,否则就得承担侵权责任。

作者【何鑫麟律师】

原创作品,未经允许转载必究。